对以房养老模式并不感冒

  • 业内人士分析,开发并推行以房养老的保险产品,涉足地产或有地产背景的险企更具优势

    另外,伴随着以房养老也有一些热点问题。比如新养老模式的进入是否会一步步蚕食掉旧养老模式的市场份额,原有的养老模式如何看待这种新的竞争对手,险企在这种新模式中将扮演什么角色,作为“用脚投票”的养老消费者又是如何看待这种新模式?

  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就眼下来看,无论是险企,还是有需求的老人,对“以房养老”模式并不“感冒”,反而传统的机构养老更得消费者青睐。

    据记者统计,目前国内有多种养老模式,主要分为居家养老、社区养老、机构养老。以房养老模式此前也在广州、北京等地试点过,但因效果不佳而被搁置,而近期国务院出台的一系列扶持以房养老的政策,无疑为社会各主体提供了想象的空间。

    ■本报见习记者苏向杲

    从消费者对以房养老模式的态度来看,抛开学者的种种论证、各种机构的问卷调查,北京各大养老公寓的火爆销售或许可以从侧面反映出消费者的选择。

    近日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》,针对当前养老服务业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,发布了一系列扶持政策,其中,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内容备受保险业关注。

    160年的等待

    在北京汇晨养老公寓,负责销售的相关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该养老公寓可以自理的老人每人每月5000元,虽然比第一社会福利院高出2000元多,但也已有200-300多人在排队等候,“什么时候退房说不定”。

    负责租床的相关人员告诉记者,该福利院可自理老人每人每月收费3000元左右,不能自理的老人每人每月收费4000元多。记者随后询问是否可以多交费入住,该负责人表示,“不好意思,多交也住不了”。

    位于朝阳区华严北里的第一社会福利院是北京市属的5家养老院之一,也是北京市乃至全国的标杆养老院。9月24日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致电第一社会福利院询问床位出租情况,该福利院租床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目前养老院有1100张床位,但已经有1万多人排队等待,每年大概有50-60个床位会退掉。按1万人的等待数、每年最多60个人的退床数保守估计,现在要预订一个床位,至少要到166年之后才能等到。